最新资讯

Latest News

伦佐·皮亚诺 :建筑是说故事的艺术(TED 2018演讲全文)
2018-08-13

“建筑确实令人惊奇,当然。”

 

这是建筑师伦佐·皮亚诺(Renzo Piano)站上 TED 演讲台的第一句话。伦敦摘星塔、巴黎蓬皮杜中心、纽约新惠特尼艺术中心……作为这些世界著名建筑背后的设计者,伦佐·皮亚诺带我们回顾了他一生的作品。借助这些美丽的图片,皮亚诺以极有说服力的案例为我们的梦想,对于美的追求与欲望做了解答。

 

Renzo Piano

TED 2018演讲全文

 

建筑确实令人惊奇,当然。它本身就是一门艺术。但它非常微妙,是一门介于艺术和科学前沿的学问。建筑从我们每天的生活当中汲取养分,受需求驱使。十分惊艳,相当了不起。

而建筑师的生活也很精彩。身为建筑师, 在早上十点,必须要像个诗人,真的;但在十一点,你就得变成人道主义者,要不然你会迷失方向;到了中午,你一定要回到建筑师的立场,你必须要有建造的能力。

归根到底,建筑物本身就是一门建造的艺术。建筑是一门为人类建造庇护所的艺术。事实如此,十分不易,很了不起。

  

伦敦摘星塔

看看这个。这是在伦敦摘星塔的顶端。这是几年前我们完成的一栋大楼。这些工人受过很好的训练,他们正在塔顶组装最顶部的元件。他们看起来像是攀岩者,的确是。我的意思是,他们正在与地心引力搏斗,自然,建筑物本身也是。

  

伦敦摘星塔

我们有30名这样的工人——其实,在现场,我们有超过1400位的工人,来自60个不同的国家。这是个奇迹,真的是个奇迹。要把来自不同地方的1400人全部聚集起来,真的是个奇迹。建地现场到处是奇迹。

  

柏林波茨坦广场

另一方面,我们来谈谈施工。冒险,这是现实生活中的冒险,不是精神上的。

这是一位深水潜水员,从攀岩者又来当潜水员。这是在柏林,在1989年围墙拆除之后,我们建造了这栋连结东柏林和西柏林的建筑物,它座落在波茨坦广场。这个项目用了将近5000人,几乎5000人。

  

日本关西国际机场

这是另一个在日本的施工现场,关西国际机场。同样,还是攀岩者,都是日本当地的。一起做建筑是建立合作感最好的方式。荣耀感——荣耀感是很重要的。

施工是建筑学了不起的原因之一。但是,可能更了不起的因素是,建筑是为公众建造庇护所的艺术,不是为个人——造福社区和社会大众。社会一直在改变,世界也不断在变,而这种改变是不容易被察觉的。

而建筑就是这些变迁的镜子。建筑是这些变迁的表现。之所以如此复杂难解,因为那些改变会有冒险。建筑本身就是冒险,而它又创造了冒险。

  

巴黎蓬皮杜中心

这是巴黎的蓬皮杜中心,老照片了,要追溯到 1977 年。这是一艘太空船,降落在巴黎中央。在当时,我和我的朋友理查德· 罗杰斯一起冒险创新,我们那会是不良少年,年轻的坏男孩。(笑) 那是在1968年5月的几年后, 当时发生了暴动,纯粹的暴动。当时的想法是要证明文化建筑物不应该令人生畏,而应该要创造出好奇感。这是打造文化场所的方式,好奇心是文化态度的起源。

那里有一个广场, 你们可以看见那个广场。而都市生活始于广场,广场是大家见面的地方。大家交换生活经验,各年龄层的人都有。而且,在某种程度上,是在创造城市的本质。

  

罗马音乐厅

从那时起,我们又设计了很多其他的建筑。这是罗马的一个音乐会大厅。另一个为大众创造的地方。你们可以看得出来,建筑内部是专为声音而设计的。声音在其中肆意徜徉。

  

日本关西国际机场

这个是日本的关西机场。为了打造一个建筑, 有时你不得不建一座岛, 于是我们就建了这么一座岛。这栋建筑物全长超过一英里。它看起来像是巨大的滑翔机,降落在地面上。

  

加利福尼亚州科学院

这是在旧金山。另一个为人们打造的地方。这栋建筑物是加利福尼亚州科学院。我们在屋顶上种植物——上面有数以千计的植物, 靠空气中的湿气生长,而不是从地下把水抽上来。这片屋顶其实是个活的屋顶。

这栋建筑拿到了 LEED 白金级认证。当然,LEED 是一套系统,用来测量建筑物的永续性。所以,这也是一个为人打造的地方,会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。

  

纽约新惠特尼艺术中心

这是在纽约的新惠特尼,位于纽约的米特帕金区。又一艘飞船,又一个人文场所。

  

雅典尼亚可斯基金会

这里是雅典的尼亚可斯基金会。它是座图书馆,一间开放式房屋,一间音乐厅同时也是个大公园。它也是 LEED 白金级认证的建筑物,这栋建筑物用屋顶捕捉太阳能。

打造以人为本的建筑物、 空间是好事。打造图书馆、音乐厅、大学、博物馆都很棒。因为你是在创造一个对外开放的场所。你是在创造一栋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建筑物,真的。当然还有别的因素,可以让建筑物更令人惊艳。

实际上,建筑不只是反应了需求与必要性,也反应了人们的渴望——是的, 渴望——梦想、期望。这就是建筑在做的事。即使是地球上最简朴的小屋,也不只是一片屋顶。建筑除了屋顶,它还有故事,建筑能说明住在那间小屋里人的故事。个人的故事。

  

伦敦摘星塔

建筑是说故事的艺术。就像这个,伦敦的摘星塔。这栋大楼是西欧最高的大楼。它的高度超过三百公尺,在上面呼吸新鲜的空气。这栋大楼的面是倾斜的,它们会映射出伦敦多变、不一样的天空。雨后,天会变蓝;在晴朗的夜晚,又会变红,这是很难解释的现象。

  

曼尼尔私人收藏博物馆

  

哈佛艺术博物馆

那就是我们所谓的建筑物的灵魂。左边这张照片上的是曼尼尔私人收藏博物馆,很久以前使用的,它是一间博物馆。右边的是哈佛艺术博物馆。这两个建筑都能和光影巧妙地互动。光线可能是建筑中最重要的元素。

  

阿姆斯特丹NEMO科技馆

这个建筑位于阿姆斯特丹。 楼体和水面交相辉映。这是我的办公室,在海上。这是在和工作调情。其实,我们很享受在那里工作。搭一台小缆车能够到那去。

  

纽约时报大厦

  

日本银座“魔术灯”

  

朗香修道院

这是纽约时报大厦,位于纽约。 透明结构无处不在。这个建筑再一次体现了 对光线和透明感的运用。左边的图片的是日本“魔术灯” 玻璃外墙,位于日本的银座。中间的是森林中的修道院, 寺院、寂静、森林,三者和谐共处。

  

巴黎百代电影基金会

这是一间博物馆,科学博物馆,设计重点在于悬浮。位于巴黎的中心,在鲸鱼的肚子里,这是巴黎的百代电影基金会。所有这些建筑物都有一个共通性:对欲望和梦想的追求。

这是我,我在我的帆船上,和风调情。这并不是给各位看这张照片的好理由,我尽力了,有件事很清楚:我很爱航海,真的。

我其实也爱设计帆船。但我更爱航海,因为航海可以让节奏放慢,让周围安静下来,以及体会乘风破浪。这张照片还说明了另外一件事,我是个意大利人,对于这点无可厚非。

我是意大利人,我爱美,无比热爱!

  

栖包屋文化中心

咱们去航海吧,我想要带各位出海,去这个地方,位于太平洋中央。这是栖包屋文化中心。它是为了卡纳克民族所建的,位于新喀里多尼亚的努美阿。建造这个地方是为了艺术,艺术和大自然。这些建筑和微风,和信风 彼此依恋。 它们有声音,这些建筑会发声。 我展示这张图片, 是因为它关乎美。 纯粹的美。

  

栖包屋文化中心

咱们先来谈一下“美”。美,就像是天堂的鸟 ,当你就要抓到它时,它就飞走了,你的手臂不够长。但美并不是一个轻佻的想法。正好相反。

在我的母语,也就是意大利语中,“美丽”是“bello”;在西班牙,“美丽”是“belleza”;在希腊语,美丽是“kalos”,当你加上“agathos”, 就表示“美丽且美好”。在这些语言当中,“美丽”都不是只有“美丽”的意思。这个词也意味着“美好”。

真正的美丽是有形与无形相结合, 呈现于事物的表面。这个概念不只适用在艺术或大自然上,也可以用在科学、人类好奇心、团结——那就是为什么你可能会说:“这是个美丽的人”、“ 那是个美丽的心灵”。这种美丽可以让人变成更好的人,只要转变他们眼中的光, 变成特殊的光。

以这种美丽来打造建筑物,能让城市成为更棒的居住地。更好的城市,就会孕育更好的市民。这种美丽——我应该说,这种普遍的美丽——是少数能够改变世界的东西之一。相信我,这种美丽能够拯救世界。一人一次,就能办到。

Renzo Piano

伦佐•皮亚诺

 

 意大利当代著名建筑师

1998年第二十届普利兹克奖得主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

受教并于其后执教于米兰理工大学

1965年-1970年,为路易斯·康和Makowsky工作

1971年-1977年,与理查德·罗杰斯共事

2013年被意大利总统任命为终身参议员